• JLG伯盛仲合

集合了资深前总统政治顾问、立法助理、媒体人及顶级地产公司总裁的炉边对话,精彩满分!

JLG首期“新时代下的炉边对话”于美东时间12月17日晚顺利举行。与会的精英嘉宾接受了来自活动主持人博格律师的连环发问,在面对美国内政外交、社会现象、未来发展走向等多个犀利问题上,他们从各自的角度发表了独到见解。


本期炉边对话邀请到了政治、商业和国际事务领域的多位思想领袖来分享他们的观点:美国参众两院及两大政党议员资深立法助理David Turch,前美国总统奥巴马资深政治顾问Joe McClean,顶级房地产咨询公司戴德梁行执行总裁Brian Weld,以及资深媒体人、国家安全评论员Jeff Stein。



活动精彩回顾


在今天的文章中,我们节选了一部分嘉宾们对美国经济、政治和国际关系发展独树一帜的观点,与读者朋友们一起进行回顾。


Q1: 尽管当选总统拜登的胜利已成定局,但事实上仍有7400逾万美国人在大选中投票给特朗普 。这样的选举结果传递了什么信息?


Joe McLean:特朗普是美国人内心深处不安的代表,有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对过去20年美国发生的变化感到不安、紧张、恐惧和愤怒。美国社会的收入不平等甚至比10年前严重得多,这给工薪阶级的美国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同时,这些人给了特朗普一个机会,他用他们喜欢听的方式说出他们想听到的东西。因此,现在仍有一大群美国民众接受或认可特朗普的想法。


Q2:目前的这种政治局面对经济发展的影响如何?


Brian Weld:我认为,无论是美国国内还是国外的企业都不喜欢面临前景的不确定性。在选举结果出来之前,很多企业都推迟了重要的房地产等领域的投资决策。有很多中国公司被美国政府强加的非常严格的国家安全要求所束缚。因此,许多中国公司的项目基本上都处于冻结状态。


正如美国前财政部长汉克·保尔森(Hank Paulson)所说的那样,现在是合作而不是对抗的时候。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需要找到一种合作的方式,让两国人民都能从中受益。很明显,特朗普在税务和其他方面所做的很多事情都是荒谬的,实际上对美国消费者的伤害比任何人都大。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因此我认为, 随着人们对即将到来的政治环境有了更多的把握,我们将看到那些被搁置了一段时间的项目开始重新启动计划。


Q3:新时代开启之际,美国政府应作出怎样的转变,来更好的解决国内和国际间的问题?


David Turch:展望未来,我们希望看到政府在处理美国国内面临的问题上有实质性的转变,其中一个转变便是强调国债问题。普通民众对债务的看法较为简单,而国债在本质上是不同的。当下美国人必须意识到,重要的不是国债的数量,而是国债的利率情况。此外,新上任的政府应可以真正集中精力解决的是基础设施和医疗保健的问题,解决这两大问题对民众和企业都有好处。


其次,我国的海外关系也是需要被迫切关注的重大议题之一。这里不仅仅指的是与中国的关系,而是美国与全世界的关系。当前国会的情况是,他们听从国内选民的意见;而美国普通民众中,有一种强烈的对中国的不友善心态,且这种情绪正在不断增长。无论是出于何种原因(的不友善心态),这都会削弱国会采取正确行动的能力。因此,国际关系的改善并不是一朝一夕即能实现的。


Q4:美国对中国有一种普遍的敌意,这是基于外交政策,还是种族主义的原因?如何帮助国家在种族问题上更加团结?


Joe McLean:首先,种族问题几乎贯穿了美国政治的方方面面,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因为美国广大的工薪阶层,尽管他们每一天都很努力,但是生活并没有像他们认为的那样变得更好。


对一部分人来说,他们认为是中国(赴美发展的企业和个人)造成了他们的生活现状。在他们看来,中国政府在知识产权、专利、贸易方面占尽了美国的优势。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的信息对这些选民如此受用,是因为他们已经相信了这一点。特朗普已成功地误导了一部分美国人对于中国的印象,在这方面民主党正面临着一个艰难的挑战。


Q5:中美关系问题如何影响商业界,企业能做些什么来更积极地改变现状?新一届政府又应该做出怎样的改变来推动中美关系的发展?


Brian Weld:很明显,拜登政府能做的其中一点便是缓和美中之间的言辞。目前某种反华情绪已经在美国部分民众中根深蒂固,因此对民众进行再教育,并向他们展示两国人民都能从更和谐的关系中受益是有必要的。


对于商界人士而言,他们不会那么关心政治问题,而是会更聚精会神地讨论怎么才能达成一个能让双方获利的交易。话虽如此,但在技术领域发生的任何交易,我认为都将继续受到美国方面的严格审查。


Q6:作为媒体人,您认为媒体能否帮助美国修复国内社会及与其他国家的裂痕?


Jeff Stein:不幸的是,我认为媒体在此中的作用已经在逐步减弱,当前的媒体已经逐渐失去了“百家争鸣”的多元性及客观性。特别是在过去几年中,随着特朗普多次对主流媒体提出“fake news”的指控,美国的部分民众已受其误导,媒体也被贴上“政党口舌”的标签。


作为媒体人,我们应了解并认识到中国的发展,中美双方已经逐步形成平起平坐的局面,美国没有权利继续对中国“发号施令”。(我认为)中国将以他们自己的方式在世界舞台上占据一席之地,他们会对任何阻挡的力量施以“反击”。我不认为这会上升到任何军事对抗的层面,不过这也将取决于拜登政府如何处理对外的关系。


Q7:美国经常称自己为“自由世界的领袖”。如今多极化时代已到来,美国在医疗保健、教育、住房等领域的优势已不似往常显著的情况下,该说辞是否仍然恰当?


Joe McLean:历史上,软实力是我们成功的关键。一部分美国在经济上的实力,包括在经济上帮助其他国家的能力,另外一部分是美国在文化领域对世界的影响,例如文化、音乐甚至时尚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