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mes Berger

美国对中国三家大型银行的“长臂管辖”,真的有理可依吗?

2019年6月25日,《华盛顿邮报》的报道中指出,中国三家大型银行可能登上美国禁令名单。美国司法部指控,中国交通银行、中国招商银行和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与一家香港公司合作,为朝鲜国有外贸银行洗钱超过1亿美元,而朝鲜外贸银行是美国制裁的对象。美国法官裁定它们蔑视法庭,拒绝遵守有关违反朝鲜制裁调查的传票。该裁定结果意味着美国财政部长和司法部长能够下令终止这些银行的美国帐户,以及其处理美元交易的能力。8月1日,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维持原判并宣布对每家银行每日罚款5万美元。

8月26日,中国招商银行副行长唐志宏在招行2019年中期业绩投资者和分析师电话推介会对此案件作出回应,称招行已经按照中国的有关法律妥善解决了这件事情。唐志宏表示招行一贯高度重视反洗钱和制裁的合规管理,具有完善的反洗钱和制裁合规体系,没有受到因涉嫌违反任何反洗钱与制裁合规法律的调查。

“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全球金融体系

目前,国际通行的结算系统是美国主导的,美元也是最主要的国际结算货币。银行从事跨国业务都会有一个SWIFT CODE,在进行国际贸易结算或者跨国汇款时,结算中心就在美国。遭到拒绝进入美国金融体系处罚的银行,意味着银行系统中就找不到该银行的SWIFT CODE,就做不了跨国支付,也不能用美元进行交易和结算,基本相当于从国际金融系统中清除出去。

美国这样做的依据是其已出台的《爱国者法案》,其中有一条“311条款”,授权美国财政部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可以把任何一家外国金融机构列入洗钱黑名单。一旦进入黑名单,涉及美元的跨国业务都做不了,除非使用现金交易。

目前,一些大型的中资银行在美国都设有分支机构,美国法院通常就是以这些分支机构作为“连接点”,认定这些银行与美国法院之间具有最低限度联系,从而对这些银行总行甚至中国境内分行行使管辖权。即便是那些在美国没有分支机构的中资银行,只要利用美元清算系统开展跨境业务,也可能被美国法院以从美元清算系统获益为由,认定这些银行与美国法院之间存在最低限度联系。

通常情况是,中资银行本身往往并无不当行为,与案件原、被告双方的争议也没有任何关联,仅因境内机构的客户是美国法院案件的被告或被执行人而被卷入诉讼,并被美国法院判决履行跨境送达、调查取证及协助冻结、扣划财产等义务。若银行不予履行,就有极大可能被美国法院判定藐视法庭并被处以高额罚金等处罚,甚至被财政部处以金融制裁。

但事实上,实施金融制裁对于美国也是存在弊端的。若美国频繁施加制裁,将可能阻止外国公司进入美国做生意或使用美国的金融系统,因而威胁到美国金融系统的主导地位。事实上,欧洲国家已经因不满美国司法系统,选择建立独立于SWIFT的结算系统;同样,中国未来也可能做出类似抉择。

当今动荡的中美贸易政策下,美国相关部门对金融机构的监管也在不断加强。中国银行业及金融机构在“走出去”的同时,需高度关注国别风险,强化法律风险识别,持续完善依法合规体系;同时,应积极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做好个案应对工作。

我所国际业务部博格大律师,在公司内部调查、及跨境交易法律业务等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其成功案例包括:为银行及其他金融行业机构辩护或提供相关咨询等。如果您希望对公司或机构的合规体系做出评估、进行强化,或有需求排除公司的潜在合规风险,欢迎点击此处与我们取得联系。

JLG伯盛仲合律师事务所保留所有权利。本文全部内容的产权及版权归JLG伯盛仲合律师事务所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如需转载本文内容或了解更多相关信息,请联系marketing@jiaesq.com。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反映您所属法律管辖地区的现行法律。本文内容不包含任何法律意见,且不能替代任何执照律师所提供的法律意见;读者与本文/本网站发表人之间不构成律师客户委托关系。读者应就具体事实及实际情况,向所属法律管辖地区、州或国家执照律师寻求专业法律建议。本文内容依据其发表时最新信息所著,发表后文中所涉及法律条款或适用范围可能发生改变,请勿仅凭文中内容采取任何法律行动。

標記:

Let us know your interest:
Your language preference:

Thanks for submit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