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mes Berger

中美安克雷奇会晤如何定调中美关系?

当地时间3月19日中午,中美高层战略对话正式结束。中美双方共举行了3场会谈。这不但是美国新政府执政以来的中美首次面对面会晤,同时也是中美元首除夕通话后的首次高层接触。


这次早早被各国媒体形容为“充满火药味”的会晤,对于真正与会者而言远没有那么具有破坏性。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会后表示此次中美对话是有益的,有利于增进相互了解。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称从全局角度来看,美方在会前对这次会谈设定的两个目标都已经实现。


安克雷奇会谈称得上是一次“理性对话”,并且很有可能已经成为新中美关系的一个起点。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早在会谈前就已指出,希望这场会谈能够成为一个开端,双方能够开启一个坦诚、建设性、理性对话和沟通的过程。如能做到这一点,我认为这次对话就是成功的。


在中美高层会晤进行之际,我们对我所国际合规部合伙人博格律师进行了一次专访,了解其对本次中美会谈以及未来中美关系走向的一些见解。


Q1:你对这次安克雷奇会议怎么看?


博格律师:此次会议主要是一次礼节性会议,是中美两国在全新的拜登政府下,希望有一个新的开始。这次中美会谈并不是为了做出重大政策改变,双方都不可能做出让步,都需要在各自国民面前表现出自己实力的强大。尽管我认为双方机会突破现状,或在一定程度上建立友好的个人关系。


Q2:中美双方似乎都淡化了对本次会议的期望,这传递着什么样的信号?


博格律师:这是标准的外交礼节,尤其是作为双方的首次会晤,双方希望在某一特定事件上达成共识的目标并不强烈。即使计划进行重大政策宣布,在会议结束之前双方都不会发布信息。尽管我相信,在结束时宣布一些积极的政策变化对中美双方都有利。


Q3:你认为这次会议能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吗?为什么?


博格律师:我乐观地认为这次会晤将为双方缓解紧张局势提供机会。正如我前面所说的,有时候也会有一些惊喜的、超出期待的情况出现。例如,美国国务卿和中国外交部长建立了独特的积极的个人关系。


Q4:这次会晤将为未来美中关系定下怎样的基调?


博格律师:中国希望其国家主权得到尊重,并改善贸易关系,促进经济发展。美国希望继续保持其作为太平洋大国的角色,推进人权议程(这一议程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基本上被放弃),在促进经济发展的同时维护国家安全。


Q5:在什么情况下本次会议才算成功?


博格律师:双方满足各自国民的期待,且从另一方得到一些回应,以积极的姿态结束会议。


除此之外,抛开特朗普时代贸易监管限制,双边企业可以更大程度地进入对方市场会是会谈的一件重大成果。但我的猜测是,如果真的发生的话,这样的政策改变会在习近平主席和拜登总统的直接会晤中,而不是在本次安克雷奇会议。


Q6:中国谈到处理美中关系的三种方式,即对话、合作和处理分歧。美国如何看待这三种方式?


博格律师:唯一的区别是,我不认为美国会将这三种视为不同的方式。不过,美国还可能更加关注一些具体问题,例如华为事件。同样,中国可能更多地保持在国家主权上的强硬立场。


本次中美会谈是双方一次在更广泛战略层面上的接触,但并不期望获得具体的谈判成果。相反,这只是这个过程的开始。


安克雷奇位处中美两国首都航线中间位置,是中美两国相向而行的“交汇点”。以安克雷奇为起点,期待着双方更多的接触和行动,让中美关系重新回到健康稳定发展的轨道。


JLG伯盛仲合将始终为广大出海企业保驾护航,做大家最信任的涉外法律顾问。若您或您的企业在海外合规方面需要任何帮助,欢迎点击此处与我们取得联系。


如果您希望了解更多有关中美商业贸易往来政策的深入分析,以及对全球政治、经济前景的独到见解,欢迎您下拉至网页底部订阅我所博格律师邮件专栏文章。

JLG伯盛仲合律师事务所保留所有权利。本文全部内容的产权及版权归JLG伯盛仲合律师事务所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如需转载本文内容或了解更多相关信息,请联系marketing@jiaesq.com。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反映您所属法律管辖地区的现行法律。本文内容不包含任何法律意见,且不能替代任何执照律师所提供的法律意见;读者与本文/本网站发表人之间不构成律师客户委托关系。读者应就具体事实及实际情况,向所属法律管辖地区、州或国家执照律师寻求专业法律建议。本文内容依据其发表时最新信息所著,发表后文中所涉及法律条款或适用范围可能发生改变,请勿仅凭文中内容采取任何法律行动。

標記:

Let us know your interest:
Your language preference:

Thanks for submitting!